互聯網寬帶成為有線電視基礎業務

  文章、活動、公開課,常話短說!在最近的一次群友線下聚會活動中,我見到了一個昔日的老對手,彼此慕名很久,卻一直沒見到活的,他曾在東南某省負責IPTV,現已調回集團總部,那時我鼓吹有線,他力捧IPTV,在微博打過嘴架,各自站在自己的立場上爭論不休,如今卻在一次融合的活動不期而遇。

網上刊發了一篇文章,說電視業務已成了電信運營商的基礎業務,要以四川為榜樣,促進寬帶和光網絡建設。的確,寬帶發展進展神速,有數據表明,截止到2015年第一季度,固定寬帶用戶已達2.03億戶,3/4G移動寬帶用戶超5億。

這是什么概念呢?按照2010年人口普查統計,全國約有4.5億戶家庭,在已經售出的5億臺電視機中,其中2.3億戶家庭安裝了有線電視,到2015年底有線電視數字化完畢,有線電視用戶將達到2.5億戶,另外2億戶靠地面無線和直播星覆蓋。這是有線電視的最高峰,同時也是家庭寬帶的天花板,原因很簡單,有線電視同軸電纜拉不進去的地方,電信運營商的光纖更不可能進去。

也就是說固定寬帶普及率已達80%,這當然是以可安裝固定有線寬帶的家庭為統計基數,有線電視、地面無線電視和直播星共同構成了廣播電視傳輸網絡,基本覆蓋了全國所有家庭,固定有線寬帶也將和移動寬帶一起,成為家庭信息娛樂的方式之一。

在太平洋東岸的美國,寬帶用戶也超過8000萬戶,成為家庭第一娛樂需求,而有線電視只有4000多萬戶,衛星電視也只有3000多萬戶,而基于個人ID的互聯網視頻訂戶則超過了1億戶。越來越多的人選擇更廉價、更便宜的網絡視頻,然后CORD-CUTTING,停掉昂貴的有線電視。

未來3-5年,中國大陸寬帶用戶也將達到2.5億戶,即能安裝固定有線寬帶的家庭,將戶戶有寬帶,隨著和寬帶捆綁的IPTV、互聯網電視陸續走入家庭,有線電視的份額也一定從高峰開始下降,用戶被分流,一如當年也曾風光過、旋即衰落的報紙和廣播。但有線電視仍然會是第一大份額,降到60-70%,即1.5億戶左右,另外一億戶被IPTV和OTT瓜分。

家里同時有寬帶和有線電視的家庭,有線電視往往比寬帶容易被停掉,那么對于有線電視運營商來說,做哪個業務更能保持公司的份額與發展呢?當然對于廣電寬帶的發展,業界有太多的質疑、擔心和不屑,這只是結果,不是原因,在艱難的競爭環境中,廣電寬帶也達到了1100萬戶,比2013年的700萬戶,增長了50%,2015年底,應該超過1500萬戶。

有線電視運營商前面是三大電信運營商,后面是鵬博士、方正等駐地網寬帶運營商,共同去拼搶5000萬戶家里已有有線電視、還沒安裝寬帶的家庭,當然在2億已安裝寬帶的家庭里,網速低于10M的,仍占10%,也就是說,不是所有人都需要高帶寬的,高帶寬意味著高花費,在拼帶寬質量和路由接入上,有線拼不過電信,但在內容捆綁和低價策略上,這2000萬戶低速寬帶家庭,可以是有線電視運營商的菜。

5000萬+2000萬=7000萬,有線電視流失了1個億,如果能在寬帶上搶回7000萬寬帶用戶,對有線電視運營商來說,不啻為一個巨大利好消息, 1.5億有線電視用戶中如果有7000萬用戶同時使用自己的寬帶,有線電視運營商的跨網多屏策略將得到進一步延伸和鞏固,再推出將有線電視服務與寬帶服務融合的“智能數字電視一體機”,既可以滿足用戶的看電視需求,也能滿足用戶的上網需求。

“智能數字電視一體機”自帶的應用程序商店可以下載安裝或刪除各種應用程序,在線視頻、游戲、教育、購物、娛樂。。。,電視機也將多功能化,讓更多的年輕人從玩電腦、玩手機,到開始玩電視機。電視臺的部分節目頻道也會APP化,除了在地面無線、直播星和有線電視上的廣播直播,也會通過互聯網上點播,滿足智能電視一體機、手機、PAD、PC等各類終端的聯網傳輸。

如果有線電視份額預計會持續下降,如果寬帶已成為中高收入家庭的剛需,那么有線電視運營商的寬帶業務,是產品呢,還是戰略,是糾結于收入和利潤文章、活動、公開課,常話短說!在最近的一次群友線下聚會活動中,我見到了一個昔日的老對手,彼此慕名很久,卻一直沒見到活的,他曾在東南某省負責IPTV,現已調回集團總部,那時我鼓吹有線,他力捧IPTV,在微博打過嘴架,各自站在自己的立場上爭論不休,如今卻在一次融合的活動不期而遇。

網上刊發了一篇文章,說電視業務已成了電信運營商的基礎業務,要以四川為榜樣,促進寬帶和光網絡建設。的確,寬帶發展進展神速,有數據表明,截止到2015年第一季度,固定寬帶用戶已達2.03億戶,3/4G移動寬帶用戶超5億。

這是什么概念呢?按照2010年人口普查統計,全國約有4.5億戶家庭,在已經售出的5億臺電視機中,其中2.3億戶家庭安裝了有線電視,到2015年底有線電視數字化完畢,有線電視用戶將達到2.5億戶,另外2億戶靠地面無線和直播星覆蓋。這是有線電視的最高峰,同時也是家庭寬帶的天花板,原因很簡單,有線電視同軸電纜拉不進去的地方,電信運營商的光纖更不可能進去。

也就是說固定寬帶普及率已達80%,這當然是以可安裝固定有線寬帶的家庭為統計基數,有線電視、地面無線電視和直播星共同構成了廣播電視傳輸網絡,基本覆蓋了全國所有家庭,固定有線寬帶也將和移動寬帶一起,成為家庭信息娛樂的方式之一。

在太平洋東岸的美國,寬帶用戶也超過8000萬戶,成為家庭第一娛樂需求,而有線電視只有4000多萬戶,衛星電視也只有3000多萬戶,而基于個人ID的互聯網視頻訂戶則超過了1億戶。越來越多的人選擇更廉價、更便宜的網絡視頻,然后CORD-CUTTING,停掉昂貴的有線電視。

未來3-5年,中國大陸寬帶用戶也將達到2.5億戶,即能安裝固定有線寬帶的家庭,將戶戶有寬帶,隨著和寬帶捆綁的IPTV、互聯網電視陸續走入家庭,有線電視的份額也一定從高峰開始下降,用戶被分流,一如當年也曾風光過、旋即衰落的報紙和廣播。但有線電視仍然會是第一大份額,降到60-70%,即1.5億戶左右,另外一億戶被IPTV和OTT瓜分。

家里同時有寬帶和有線電視的家庭,有線電視往往比寬帶容易被停掉,那么對于有線電視運營商來說,做哪個業務更能保持公司的份額與發展呢?當然對于廣電寬帶的發展,業界有太多的質疑、擔心和不屑,這只是結果,不是原因,在艱難的競爭環境中,廣電寬帶也達到了1100萬戶,比2013年的700萬戶,增長了50%,2015年底,應該超過1500萬戶。

有線電視運營商前面是三大電信運營商,后面是鵬博士、方正等駐地網寬帶運營商,共同去拼搶5000萬戶家里已有有線電視、還沒安裝寬帶的家庭,當然在2億已安裝寬帶的家庭里,網速低于10M的,仍占10%,也就是說,不是所有人都需要高帶寬的,高帶寬意味著高花費,在拼帶寬質量和路由接入上,有線拼不過電信,但在內容捆綁和低價策略上,這2000萬戶低速寬帶家庭,可以是有線電視運營商的菜。

5000萬+2000萬=7000萬,有線電視流失了1個億,如果能在寬帶上搶回7000萬寬帶用戶,對有線電視運營商來說,不啻為一個巨大利好消息, 1.5億有線電視用戶中如果有7000萬用戶同時使用自己的寬帶,有線電視運營商的跨網多屏策略將得到進一步延伸和鞏固,再推出將有線電視服務與寬帶服務融合的“智能數字電視一體機”,既可以滿足用戶的看電視需求,也能滿足用戶的上網需求。

“智能數字電視一體機”自帶的應用程序商店可以下載安裝或刪除各種應用程序,在線視頻、游戲、教育、購物、娛樂。。。,電視機也將多功能化,讓更多的年輕人從玩電腦、玩手機,到開始玩電視機。電視臺的部分節目頻道也會APP化,除了在地面無線、直播星和有線電視上的廣播直播,也會通過互聯網上點播,滿足智能電視一體機、手機、PAD、PC等各類終端的聯網傳輸。

如果有線電視份額預計會持續下降,如果寬帶已成為中高收入家庭的剛需,那么有線電視運營商的寬帶業務,是產品呢,還是戰略,是糾結于收入和利潤呢,還是不計一切代價的留住用戶?當然本文不去探討有線電視運營商的機制與激勵問題,只是從業務和產品層面去剖析一個正常企業的常理選擇。

寬帶成為有線電視運營商的基礎業務。呢,還是不計一切代價的留住用戶?當然本文不去探討有線電視運營商的機制與激勵問題,只是從業務和產品層面去剖析一個正常企業的常理選擇。

寬帶成為有線電視運營商的基礎業務。


上一頁 1 2 下一頁
分享到: